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咖名流 >

大咖名流

银保监会:银行业保险业风险抵御能力持续增强

发布日期:2022-08-01 04:12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21日,国新办召开经济数据例行发布会,介绍2022年上半年银行业、保险业运行发展有关情况。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法规部主任綦相,政策研究局负责人叶燕斐,统计信息与风险监测部负责人刘忠瑞就中小银行风险化解、“保交楼”及影子银行等热点问题做出回应。

  綦相介绍,截至6月末,银行业保险业总体运行稳健,风险抵御能力持续增强。今年上半年,银保监会处置不良资产1.41万亿元,同比多处置2197亿元。

  银保监会也在密切监测实体经济债务规模和偿付能力变化,有效防控债务风险。綦相介绍,初步统计,二季度末,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203.8%,资本充足率14.87%。目前,保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224.2%,保持了较强的风险抵御能力。

  此外,上半年,多个重点领域贷款稳步增长。基础设施贷款增加2.6万亿元,居民消费贷款增加1589亿元,制造业贷款增加3.3万亿元,同比多增1.6万亿元,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同比增长28.9%。

  綦相还表示,金融稳定保障基金基础框架初步确立,首批646亿元资金筹集到位。养老理财认购金额已超过600亿元。

  针对当前备受关注的中小银行改革化险等问题,綦相表示,总体来看,我国中小银行运行平稳、风险可控。

  綦相介绍,今年以来,银保监会主要从健全公司治理、推动深化改革、稳步推进风险处置和多渠道补充资本方面推进中小银行改革化险工作。

  健全公司治理方面,除了加大对股东股权的监管力度,推动引入合格股东,清退问题股东,还开展了常态化股权和关联交易专项整治,重点打击掏空中小银行的违法股东和高管。綦相表示,银保监会已累计分五次向社会公开124个违法违规股东。

  同时,深入推进农村信用社改革,按照因地制宜、“一省一策”原则加快改革进程。“今年4月,浙江农商联合银行已经正式开业,标志着以省联社改革为重点的农信社改革步入了实质性推进阶段。”綦相表示。

  针对中小银行的风险化解,银保监会稳步推进处置力度上半年,中小银行累计处置不良贷款5945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处置1184亿元,同时还支持中小银行兼并重组,优化市场布局,从而增强发展动力。

  银保监会还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加快推动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券来补充中小银行资本。“上半年,经国务院批准,已经向辽宁、甘肃、河南、大连四省(市)分配了1030亿元额度。”綦相表示,银保监会还在指导中小银行借助市场化补充资本,鼓励引进符合条件的各类社会资本,包括外资,提高中小银行资本水平和质量。

  针对河南、安徽5家村镇银行事件,綦相表示,由于涉及人数多、工作量大,并且需要与后台数据交叉核验,目前仍在做客户的登记工作;同时,垫付相关工作正在稳步推进。下一步,银保监会仍将和相关部门一道,继续积极配合地方党委政府依法依规处置风险。

  7月21日上午,河南、安徽各村镇银行相继公告,宣布启动对10万元以下客户本金的第二批垫付工作。

  对于另一热点“保交楼”事件,刘忠瑞称,银保监会将主动参与合理解决资金硬缺口方案研究,做好具备条件的信贷投放,协助推进项目快复工、早复工、早交付。同时,指导银行做好客户服务工作,加强与客户沟通,依法保障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刘忠瑞透露,今年6月,房地产贷款新增2003亿元,上半年,银保监会通过有序做好房地产行业融资、满足居民合理购房需求、支持住房租赁市场发展、落实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推进房地产市场平稳有序运行。

  具体来看,刘忠瑞指出,6月份房地产开发贷款新增522亿元,同时会同央行将首套住房贷款利率下限下调20个基点,指导银行提高按揭贷款审批效率,目前放款速度已经达到2019年以来的最快;此外,住房租赁相关贷款较上年同期也增长62.9%。

  接下来的房地产信贷政策中,银保监会仍将坚持“房住不炒”定位,满足房地产企业合理融资需求,支持租赁住房建设,支持项目并购重组,满足刚需和改善性客户住房需求。

  “拆解高风险影子银行,一直是银保监会近年来的工作重点。”刘忠瑞指出,我国高风险影子银行与全球其他经济体不同的特点主要体现在类信贷。

  刘忠瑞表示,类信贷影子银行的本质就是贷款,但未按贷款监管,而且透明度较低,资金池运作是影子银行最大风险隐患。银保监会坚决清理借金融创新之名行脱实向虚、乱加杠杆、监管套利之实等现象,大力压降类信贷影子银行规模。

  “我国类信贷影子银行规模较历史峰值大幅压降超过25万亿元,野蛮扩张势头已经得到遏制。”刘忠瑞透露,截至6月末,银行同业理财由高峰时的超过6万亿元,压降至百亿左右;信托贷款较年初减少0.39万亿元,银行同业特定目的载体投资保持下降趋势。

  下一步,银保监会将继续严禁多层嵌套投资、资金空转、脱实向虚、伪金融创新行为等,把所有金融活动纳入监管范围之中,统一同类机构和产品监管标准,建立影子银行的风险分类、风险权重、资本拨备计提等标准。(秦燕玲)